一介兴趣使然的文手和三流翻译。努力进化成嵌字 中
是龙晰亦是沈寒。

我写作只是为了让自己快乐。
会瞎写一些脑子里的设定,
所以看不懂很正常..

花费一颗糖果

康很茫然。

康艾尔很茫然。

康艾尔抱着一个鼓囊背包很茫然。

显然他根本无法理解现况,比如眼前淡然的杰森,比如他的言语。

“给你。”

小男孩混乱发愣的脑海死活被甜腻的蜜糖粘住了一般,无法思考。好吧,他在一定目标面前都是一副德行,不过最起码比超人好一些,不是吗。然而杰森似乎就这么望着呆滞住的康,不打算把它直接给他。

一个钥匙,来解开名为康艾尔的锁。

还好,我们拥有着莱克斯卢瑟的智商的,康艾尔小朋友,在那开始轻微浮起波动的蓝眸里找到了答案。

那个,自信地悬挂着调皮笑容的,自己。

“所以,你给我一个闪光弹干什么?我可要的是一颗——”

“我没有。”

康将五指中的闪光弹上抛接住上抛接...

你很强大,强大到无人能与你匹敌,强大到不能保护任何人。

指腹的触感永远隔着一层皮革,我触碰不到它以外的事物。

红色指尖滑过薄薄布料,它们交缠上我的指节、指缝。而我的掌心贴合上了它们主人的紧实腰身。
嗯...赞极了。但是,不够。不够。
他冰冷的棍尖已戳进了凹陷的唇角,不过显然不能阻止我开始不受控制的指腹。
它隔着两层衣料摩挲过小巧腰窝,完美后腰与绷紧的背脊。
天呐,美味极了。但,不够。这不够。

齿尖咬合上鲜红皮革,后仰的下颌拉起脖颈的弧度。
手掌一点一点滑过绵密的纹路,终于随着白皙的手腕一并暴露在升温的空气之中。
圆润甲尖完全脱离了那片红,口中的红色隔膜才如同当初的披风一样,坠入地面。

温热指腹触碰上怀中人的脸颊,愉悦地眯起蓝眸。
出生的感觉棒极了。

“现在,我只是将这一条命还给你。”

沾满灰色的白色的他转过身,毫不迟疑地迈进死亡的范围。为了那一个在他身后被无数正义光芒的双手紧紧拽住的,灰色的他。

他绝望地喊出他爱人的名字,拼命地朝他伸出佩戴着他与他的求婚戒指的掌心,就好像这样可以让他回来一样。

为了他可以活下去而已,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
他在战场中央的音乐厅里,捡起了一把小提琴。

他想起了很多记忆,关于小时候母亲轻轻靠着父亲的钢琴之上美丽地拉动着琴弦、关于只有他和他母亲两个人的生日会里那只奏响父母成名曲的怀表、关于他的父母为了救他而在他人的贪婪之中丧命于五岁的他面前。

他的指尖本能将落灰的小提琴架上肩膀。他在无数轰鸣中,一脚踩下乐曲的开端。


他在弹奏一首丧曲,为了所有人。

kon el

掌心中的卷烟并不是自己的第一根。




鼻尖好似又回忆起那胭脂味里嬉笑的烟草味,如同天籁的轻笑声将细长卷烟送进我微启的唇瓣间,它和这根卷烟不一样,被含入口腔的白色滤嘴如同鲜红甲盖之下的白嫩指腹。舌尖舔舐过,它轻轻颤动着。




跳跃的火舌濡湿了它的顶端。




淡薄的异味顷刻缠绕上鼻翼,不像周遭浓郁的香水味,碎小的苦涩被灵敏地捕捉到。

覆盖红色皮手套的掌心包裹上双唇,而指缝随之夹上白色烟身。

我还在让它自燃。




齿尖咬合住烟蒂,我能明显地感觉到湿润的凹陷,它在告诉我,只差一步。我的嘴唇贴合红色皮料,呼出气下一步自然是,吸入这白色烟雾。

它们被我含在了口中,舌尖扫过雾气,理所当...

「宣一下群」

是 just bottom shiro 的群

有粮自然会转载
找不到进不了的可以找我🎈

Takashi Shirogane

「どうして、りんご かじったの?」

清脆的光滑果肉破碎于齿尖之下,淡色汁水涌出坠落,甘甜充盈了唇齿间。

机械指腹陷入弧线固定果实,高扬的脖颈滚动喉结。胯部一抵桌,另手指尖随后而起。落入掌心的微稠液体证实了它的正确性。

齿间咬合,落入口腔的果块依旧拥有活力,舌尖滑过之处吞噬的酸意在这甘甜之中微不足道。饱满的水分不禁意逃出了双唇,沿着肌肤一路掉进心口。

眯起的双眸里浮现餍足的颜色。

「You must know りんごはだれなの。」

为什么现在连voltron都有无授权翻译了⸜( ⌓̈ )⸝

1 / 12

© 龙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