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介兴趣使然的文手和三流翻译。努力进化成嵌字 中
是龙晰亦是沈寒。

我写作只是为了让自己快乐。
会瞎写一些脑子里的设定,
所以看不懂很正常..

「宣一下群」

是 just bottom shiro 的群

有粮自然会转载
找不到进不了的可以找我🎈

Takashi Shirogane

「どうして、りんご かじったの?」

清脆的光滑果肉破碎于齿尖之下,淡色汁水涌出坠落,甘甜充盈了唇齿间。

机械指腹陷入弧线固定果实,高扬的脖颈滚动喉结。胯部一抵桌,另手指尖随后而起。落入掌心的微稠液体证实了它的正确性。

齿间咬合,落入口腔的果块依旧拥有活力,舌尖滑过之处吞噬的酸意在这甘甜之中微不足道。饱满的水分不禁意逃出了双唇,沿着肌肤一路掉进心口。

眯起的双眸里浮现餍足的颜色。

「You must know りんごはだれなの。」

为什么现在连voltron都有无授权翻译了⸜( ⌓̈ )⸝

雨模様

地球上久违的下起了磅礴大雨。

吵杂的声音越过要塞的墙壁直直入耳,不知道这场雨是为了阻止飞行员的训练还是为了带来战后生机。

双眼盯着桌面的文件被雨声砸去了焦点,数秒后才反应过来眨了眨寻回。两指指腹按上鼻梁两侧阖上眼进行了短暂的歇息,不得不承认的确是自己工作的时间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无限拉长。

还未完全适应这支新机械臂带来的奇妙感觉,它先一步明白了自己的想法一样,打开了办公室的门。身体顿了顿迈开停留在门前的脚步。

回到熟悉的家的恍惚感没有随着工作量的增大而减少,反而越来越强烈。
可能是受到这具克隆身体记忆的影响,这不是一件好事。

沉默地穿越过地上的透明走廊,直视的视线逐渐转移到了玻璃之...

藏在柔目中的答案

长时间的无趣治疗生活对谁都来说闲不住,更不要说那些保家卫国的英雄们。

Keith一把掀开白被,下了床,出门跟正要进来护士打声招呼便随处溜达,散散步享受这好不容易夺回的宁静。

长大的男孩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脚步声。

他亦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向哪里,只是潜意识地跟着脚步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很安静的地方,安静到令人凭空生悲。

而,沉默地屹立在其中的就是男孩心心念念的人。

纪念已牺牲战士们的名碑,他们没有墓地,他们活在了宇宙之中。

shiro的脚尖前有一束白菊,和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。

这是他来之前亲手煮的咖啡,有些生疏地倒入记忆中的咖啡杯,男人弯下腰轻轻地放在了碑边。

白发男人指尖拂过...

吊桥——郭长城存戏

垂下眸子抿抿唇着实担心自己是否可以做到,不过还是下定决心出言,提出了换班的请求。

直至见人闭目养神才松口气。蹲坐在洞口处,双臂抱住腿部沉默地凝望着洞外。

心中盘旋的不安从始至终未消散过,渐渐地渗透进了躯体,带起的颤栗不禁驱使掌心摩擦手臂以获取短暂的温暖。因动作而发出撞击声响的魂瓶好似提醒着自己未完成的任务。

还差一些..还差一些就可以完成了,可是好像现在的情况越来越不乐观….不过不是我不相信楚哥但、但是楚哥刚刚所说的话里第一次感受到了危险…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!!会没事的会没事的!我要相信楚哥会保护我的。他一定会解决的,我也……一定可以把大家的灵魂收集起来的。

不知道赵处他们怎么样了…...

Takashi Shirogane

一个人的热闹。

窗外的闪电,一闪一闪,却从未响过。

眼前电脑里的音乐混杂着散热器的嗡嗡,一并环绕在房内。

手里的手机无声地震动。
悠悠叹出一口气。

“太安静了。”

有这么一个人,天生赢家。
美丽的外貌,天文的财富,傲人的家世,温柔的性格,善良的思维。
然后,他得到了上天唯一的宠爱。

他很开心把它到处给人看,可是人们看到他展现的瞬间变了脸。
惊讶,惊吓,恐惧,害怕,狂喜,羡慕,疯狂,索要。

人们的反应五花八门,说的话也千奇百怪,但他们都脱口而出一个词,来称呼他。

“怪物。”

1 / 12

© 龙晰 | Powered by LOFTER